每周一品之十四——盛世绝品:乾隆皇帝的御制诗文仿石釉双联笔筒

景德镇瓷业

清代乾隆(公元1736—1795年)时期,是景德镇瓷业生产的鼎盛阶段,特别是官窑瓷器,造型琳琅满目,工艺登峰造极,装饰出神入化,风格瑰丽典雅,集历代名窑之大成,达到了历史空前高度。正如清代许之衡在《饮流斋说瓷》中有评价的那样:“精巧之至,几于鬼斧神工”。

乾隆御制诗文仿石釉双联笔筒

北京艺术博物馆便珍藏着这样一件乾隆御制诗文仿石釉双联笔筒。这件笔筒造型奇巧,整体为两个方形套叠而成,俯视呈“方胜”形,是乾隆时期的创新造型。乾隆皇帝自称“文治武功”天下第一人,故对文房瓷器的生产给予高度重视,曾多次命景德镇御窑厂的能工巧匠们精心设计制作了各式笔筒,除了圆筒式外,还有转心式、竹节式、方胜式等。馆藏的这件即为方胜式,因传世数量稀少而被誉为镇馆之宝。

笔筒不仅造型独特,装饰也是巧夺天工。它整体内外以黄、红、灰、褐等色勾绘出花斑石的图案色彩,效果与天然原石纹理、色质并无二致,难以区别,几可达到乱真的程度。清代朱琰《陶说》中称赞乾隆瓷器:“戗金、镂银、琢石、髹漆、螺甸、竹木、匏蠡诸作,无不以陶为之,仿效而肖”。这件笔筒恰与文献记载相吻合,充分体现了乾隆瓷器无所不能、炉火纯青的工艺特点与艺术特色。

笔筒上的乾隆御制诗文

除了惟妙惟肖的仿石釉装饰,笔筒的四面开光内还以墨彩书写楷、行、隶、篆四体乾隆御制诗文。

其一楷书诗文:

为爱林泉入座清,

临溪结屋敞轩楹。

枝头闲弄笙簧奏,

阶下平调水石声。

苔渍雲根成古篆,

鸥闲沙浦结前盟。

午馀底事寻庄蝶,

恁逐晴莎信步行。

诗后署“夏日园居即事”,并钤白文“乾隆宸翰”、朱文“惟精惟一”二方红彩章。

 

其二行书诗文:

绿苔满径竹梢簷,

午静薰风扑画簾。

鹿柴闲开知客到,

鱼苗新涨识丁添。

籐床恍带三秋爽,

竹簟浑忘六月炎。

晚凭欄干闲极目,

红霞犹绕数峰尖。

诗后钤朱文“比德”、白文“朗润”二方红彩章。

其三隶书诗文:

镜浦轻飔漾碧涟,

池亭霁景正澄鲜。

蝶依芳草能寻路,

鹤习茶铛不避烟。

任去任来几点鹭,

半开半落数枝莲。

晚来弄棹无人畔,

水满清溪月满船。

诗后署“乾隆御题”,并钤白文“乾隆宸翰”、朱文“惟精惟一”二方红彩章。

其四篆书诗文:

古香斋伴几枝桐,

百尺扶疏翠色笼。

杖策每缘寻胜景,

披襟半为纳清风。

篆烟结细簾方静,

棋局敲残日已中。

不住吟哦缘底事,

会心原与物偕同。

诗后钤朱文“比德”、白文“朗润”二方红彩章。

笔筒的外底中心以金彩书写“大清乾隆年制”六字三行篆书款。由此可知,该笔筒是乾隆皇帝在宫中御用之器。格调高雅,气度非凡,生动呈现了皇家的艺术审美取向及乾隆皇帝本人的情趣与才华。